凌月仙姬

凌月仙姬雨落菩提,暗醉沉香-汪雪英的文学创作基地凌月仙姬雨落菩提,暗醉沉香文/石若轩晓窗忆梦,月映江楼,帆尽人空,......
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全部文章 >> 正文

凌月仙姬雨落菩提,暗醉沉香-汪雪英的文学创作基地

凌月仙姬

雨落菩提,暗醉沉香
文/石若轩
晓窗忆梦,月映江楼,帆尽人空,满地残红。四月的江南,隔屏听雨,推开一扇扇雕花木窗,看烟雨淅淅,连同沉木的香气,一起落入了那颗久违的菩提。
梅雨时节,桥边的细雨下得那么绵长。私语梧桐,水上乌蓬。烟树与长亭对望,起笔画一场潇湘,端一石砚台,过往零落的记忆不断被再度拾起。很多事情被流光洗涤的单薄,仿佛还是在梦里。拾取一片落花,未经世事的心如青海玉般的澄澈、轻柔。读一本《金刚经》,唱一曲《终生误》。月圆花好,斗转星移,西风袅袅,夜合临帘。做一次千里香屏梦,孤影浮萍中,已是情尽楼空。

梦里的她,身着一袭棉麻布衣,衣带飘渺中略带茗气。她独上兰舟,在红烛暮云中看灵动的紫气将远近山川围绕,想吹一管玉笛,奈何竟然不懂音律。她踏舟而过,醉倒了两旁的竹叶。我不敢眺望,此时此景,怕是观望一眼,都会把她亵渎。我脚步纤纤,随着河波荡起的节奏,彷徨的心神随她一起飘动。新霁碧波,竟忘记了月婵珠箔。岸上已是空无一人,今日的夜晚更深露重。再望一眼,河中的小舟霎那间不见。是梦里,始终是梦里。也许只有白云伴溪水,竹月懂荷风的情韵才会被吟唱。一些人似乎永远活在梦境里,走着走着,就这么淡了、远了,没有谁对谁错。一切人生际遇,皆因缘起,就像是嵌着绿松的菩提子,似乎在等待一场重聚,然后一起去见证尘世烟火,疏深别离。

情不知从何而起,似淡墨疏烟,草篆难言。习惯了月色焚香,煮茗赏画,抚琴对弈,谈古诵今。你我均是各有悲欢,就像隐匿在山中的尘烟,我思绪流转,愿意撑一把碎花纸伞,一起陪你走近岁月阑珊。
万物皆通晓了灵性,便生出了别样的情感。你我终是有幸,与它们结缘,并相约一段文字。千古繁华皆匆匆而过,时过境迁,我经历了流转天涯的命运,却还是愿意放下执念和贪念,对世间一切宽容,对万物诸多情深。

倘若,怅然失意时,就选择一个深秋落叶的午后,做一株临霜不俱的冷菊,在断肠词中悄然离去。缘起菩提,独观落木萧萧,莫叹年华往事如流水,前尘不可追。你我的故事就是这样的苍白而简单,其实每个菩提都在等自己真正的主人。即使走过千山万水的浮华凡间,终有一天会和你不期而遇。此刻的我愿撩一缕千年檀香,让岁月的沉香瞬间就弥漫了我的整个心房,我会随着烟气的方向,试图找回那段惊艳的过往。
雨落菩提,暗醉沉香。不求誓言天荒,只愿此世情长。
此文选自石若轩诗文集《我是人间惆怅客》(吉林大学出版社,2016.7)

石若轩:原名:石岩,辽宁籍,回族,95后诗人。中国文学联合协会会员;国文社成员;四川省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;重庆市大学生文学联合会干部;四川省兴文县作家协会会员;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,《东路文学》《当代校园文艺》《高校文学》《知否文学》等刊签约作家;作品散见于《文学教育》《小品文选刊》《零度诗刊》等;大一期间与多位汉语言文学专家共同编写教材;曾获全国大学生“三热爱”三行诗征文大赛优秀奖及多个文学奖项;琴棋书画均有涉猎,流连于古城旧巷,醉心于山水之间。出版诗文集《我是人间惆怅客》。
现为“汪雪英文学创作班”成员,《东路文学》签约作家。



Tags: